•  
    在沈阳下雪的内天,我上了一列火车,马不停蹄地奔赴一个并不打算下雪的地方.在那儿度过一段操蛋的日子之后,赶在那儿下雪之前我又坐火车回到了不再下雪的沈阳.

    一个胖子在两地来回不停地奔波竟然是为了逃避下雪的天气,这已经可以被称作是一件操蛋的事儿了.而比这更操蛋的是我不知道这样操蛋的生活究竟要到什么时候.这感觉就像你正在看日本动画片或者是高丽电视剧,我这部就叫<操蛋王>(又译 操了又操的蛋)
     
    我们只是在抱怨这操蛋的生活,却从来没告诉过大家它到底操蛋在哪儿.我想是不是每一段操蛋故事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日日夜夜不辞辛劳地保守着这个秘密,只是为了叫我们操蛋的生活增添一层神秘色彩.

    而这个他妈的秘密(我们又称之为 操蛋之源)有时候又扮演着锦囊妙计的角色,我们认为解决了它生活便会变得美好,于是我们成天懒惰着,迟钝着手里握着锦囊在操蛋的大海上赛"挺".可这就好像是生活腐败的中年男子以为自己只要戒烟戒酒身体就会棒得跟一植物人一样,愚蠢得简直无懈可击.终于我们到了挺不住的内一刻,我们打开了手里的锦囊,看到了小纸条上的仨字儿
     
    你完了
     
    于是,我们完了.我们或者微笑或者沉默着被操蛋的生活淹没了.所以我把操蛋的日子比作赛"挺",只是看谁能挺得住不去看清这肉麻的真谛.你忍辱负重臭不要脸地挺过这日子,你便可以在操蛋海岸上登陆了.

    上岸的感觉是美好的,到处都是柔软的沙滩.当然,兴奋也只能保持那么一小会儿,你会问为什么会到处都是柔软的沙滩.(在汉语中,我们管到处都是柔软沙滩的地方叫做沙漠),于是紧接着,你发现了你前方的大牌子"犯贱沙漠"
     
    .....oh shit and welcome~!
  •  
     
     
    头一回注意这一行话,我写的字难道是不安全的?太可怕了 ... ...
     
    屋子里待久了,就想出去转转,并且真的就出去转了转。想出去转就出去转,我想这是我和囚犯唯一的区别吧。
     
    我喜欢逛商场,因为只有在那里,看着柜台前姑娘们严重那充满期待的眼神,我才感到自己是实实在在被需要的。而当我遇到我喜欢又买不起的东西的时候,我更深刻地意识到,金钱对于我来说也是需要的,而且更加实在。
     
    一个人,既有他的作用,又有他的追求,那是幸福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买了几本书,《我的名字叫红》和《王小波经典作品》,都不错,但《红》更值得一提
     
    作者本来想写一谋杀,可又怕写得不够热闹,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现身说法,什么尸体啊,狗啊,小鸟啊,都上来了。在我看来,它的情节一般,不是很吸引人,反到是书中对伊斯坦布尔波斯风情的描写令我心驰神往。作者在我心里马上变成一导游。
     
    顺便说一下,这导游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王小波》当然也不错,尤其是杂文(小说还没开始看)。语言幽默且绝非胡扯,真后悔当初没早点儿看他的东西。现在我每天睡觉前都要看几篇,再喝点儿什么,挺惬意哒~!
     
     
  • 2010-12-14

    one of these days

     
     
    我总要给自己少儿不宜的生活一个老少皆宜的说法。这很荒谬,但很多人需要这样一个说法。“三八一下我自己吧!也许我最后真成了一名记者,得靠三八活着呢!”我对自己这么说。
     
    我刚看了《黑色大丽花》,约翰森小姐没必要把自己的胸脯整的大得离谱,我已经没心思看别的演员了,整夜都是一头奶牛。
     
    在这之前我就躺在床上,一直躺在床上,像内只出现在卡夫卡小说里的大瓢虫,一辈子都别想翻身!当然,在躺下之前我是坐在床上的 ... ...
     
    在回家之前我是在路上,回家的路上,那是大连最美妙的路啦!走在这条路上mp3里放任何的歌曲都是合理的。在这路上我又遇到了我家旁边的那个姑娘,她在我家附近上学,她还是看着我用她空洞的眼,我也依然一脸无辜,然后就擦肩而过。我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它每天都发生。不可否认,我不是个恋家的男人,我每天着急回家只对回家路上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而已。
     
    在往前,我在上课,世界经济与政治,交了论文,这课就结束了,悄无声息。课中有课啊,何老师给我讲了讲他的人生哲学。我记得很多人说他不成熟,挺大岁数了还很不成熟。我现在看了看当初说这些话的人现在的状况,又看了看‘不成熟的’何老师,呵呵,真的很讽刺啊!
     
    那之前还是一堂课,老师讲了卡夫卡小说里的大瓢虫,一辈子都别想翻身!
     
    在之前就是大清早刚睡醒的我在厕所里洗脸,水真凉啊!!!
     
    昨天的夜里我和周洋夫妇俩决定今天通宵,于是就有了今天这篇日志,没什么是值得一写的,在你没有任何想法的时候。但这个时候往往什么都可以拿来一写,你看,就是这样,什么都可以拿来一写。
     
     
    PS:上图是我的抽象派处女作 
     
  • 2010-12-08

    日记1

     
    三姨拿了两张蓝色的小卡片儿,递到了我手里:这是听课证。
    我说:是考研班么?
    三姨说:嗯,辽大内部的考研班儿,老师给画题,你要注意听~!
    我说:No Problem
    三姨说:啊?
    我说:就是没问题的意思。
    三姨:......

    .................

    这是几天前的一幕,今天终于到了开课的日子,我的心中全他妈的是涟漪~!我想我马上就要结束自己不举的生活了,我看着手里两张蓝色的小卡片儿,你们这分明是两粒儿蓝色的小药丸儿啊~!

    我的心花从上公交车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怒放,一直到市委党校都还没有凋谢。到了电教馆门口,管理员摆出很焦急的样子说:快点儿,老师马上就来了。我说来得正好啊,俺这几个月来的努力,就等着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厮给我添上那画龙点睛的一笔呢。可是我一进门就他妈傻了,我靠,一百多号等着点睛的少年如嗷嗷待哺的婴儿般等待着属于他们的乳房的出现,这太扯蛋了~!

    后来第一只乳房出现了......哦,对了,还记得我那怒放的心花么?它终于凋谢了.

    第一个教授,学名叫李东,我们暂且叫他东哥吧。东哥说话水平很高,跟老罗有东施效颦之妙,每讲几个知识点就要抖一个包袱。讲课抖包袱我们是欢迎的,可是您怎么也得抖一个自然一点儿轻巧一点儿的包袱啊。这厮每回都能抖出一个无比沉重的大包袱,将刚刚死里逃生的同学们再次砸得鸦雀无声。好在东哥德艺双馨,讲课的水平远远超过了他说俏皮话的水平,这堂课上得还算圆满。

    中午吃晚饭,我特意早回来几分钟,看一看班里有没有才色兼备之人。结果,据我粗略地统计,这种姑娘的数量大概在0到0.5左右......
     
    没过多久,我们就迎来了第二支乳房,Apple姐,Apple姐是一名二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性情随和,喜寒暄,由以扯蛋见长~!一上来就用了一个多小时把考试的注意事项讲了明明白白!当时就有三个学生愤然离场,后来我们发现,这三个人真他妈的是先知,Apple姐从世界广告的格局到中国广告的现状通通透透讲了一来回,造成台下同学大面积晕倒,精神愤然离场。我身边儿有一大姐,明显已经崩溃在即,对我说:我看你听得挺认真,你觉得哪儿能出题?我说....,最后Apple姐大发慈悲给了大家很多自由提问的时间,大家很踊跃地将字条交到她的手中,这时,下课了....
    Apple姐看大家还没有满足,就说: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给我写邮件吧!然后在黑板上写下了她的邮箱,大家看完邮箱之后都目瞪口呆

    哎,真不知道以后是跟他们一起切磋会是个什么景象......
     
     

     
  • 2010-12-08

    teardrop

    在越狱里,第一季的最后,大家在准备逃走的时候,都思绪万千.
     
    teardrop就响起了
     
    Teardrop on the fire
     
    Fearless on my breath

    You're stumbling in the dar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耐人寻味
     
    输就输吧,毕竟他们已经能把比赛输得很戏剧化了,这是个进步,虽然怎么演都是悲剧.
     
    内谁射失了最后一粒点球后一个在那儿劲的挠头啊!好象在告诉大家,射失点球不是我的错,这头实在是太痒了......
     
    射失了那一球之后.解说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中国队并没有失败!"
     
     
    我一直在想:都这样了还没有失败,到底是谁失败了呢?难道是我失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还是先从天气说起吧
     
     
    中午吃了一根糯米馅儿的麻花,把我给撑到了!吃饱了撑着了的我抬头看那窗外的万里晴空,好像是春天来了。于是我对我自己说:我们出去踏春吧!
     
    我自己对自己说:嗯!
     
    一出门,我边发现其实并没有来,一阵寒风,把我着探春的少男之心刮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砌砌!于是我又对自己说:你他妈真是吃饱了撑的!
     
    可是都和小匙儿(她的名字必须得那么叫)说好了打篮球的
    ......
    打完球,小匙儿客气请我到她家里一坐,我也就冒昧地去了
    ......
    从小匙儿家出来,时间尚早,我就上了23路,打算去东财买些CD,好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听(最近晚上总是睡不着)。
     
    在车上,我把胳膊搭在车窗上,隔着手套用手摸我自己内下巴,胡子可真扎人啊!想我去年的时候还有人帮我刮胡子,今年这就变成自留地了。我想我要不要请我内故人吃个饭,人家又帮我租房子,又帮我做简历的。还是算了吧,内哲学家说过,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想我或许应该想想别的了,比如我大老远的去了那儿在这大冷天儿,卖碟的小高已经躲在自己家的被窝里了......
    ......
  • 2010-12-03

    安全+尽兴

    有时候我会忘记我的内些烦恼都是如何开始的,就像我忘记我的日志为什么叫这个题目一样。
     
    要是突然有一天有人问我:“你有没有内种感觉,就是需要人拥抱的内种感觉”
    我就会和他说:“有,现在就有”
     
    可是谁又回来呢?冷暖自知,一直都是如此。
     
    开学之后,我想我就没怎么好过,没有谁来主动问候过我,或者说没有谁真正的在意。没错,就连我平日总是挂在嘴边的朋友也一样,或许,他们在默默地挂念吧?有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我很不好,然后听他们安慰我,言辞不知所措,我想,至少在那个时候我真他妈的很可怜!要是你和一个人说起你的痛苦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很内疚,我想,他会是你的一个真正的朋友吧!
     
    呵呵,it's not a duty .i mean frendship... ...so i don't care ,you know ,there's always something you must chuck.most of the time in this shit life
     
    我只是希望在我离开的时候,他们会说:“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写这些只是看到了一个‘前行的法律人’的留言,她说她也很不好,发了牢骚,叫我见谅。
    我只想说: look at me ,i am even worse !haha .so ,calm down,say yourself  it's all right.....

    then it will be all right
     
     
     
     
  •  
     
    最近,息影一年有余的河南动作女星又复出了,这说明人还是耐不住寂寞的,不管他们从前玩儿的有多绝,多清高。我心中的Super Star,一出山就是大手笔,而且风格依旧,从招人烦的恶犬到惹人爱国际大牌儿都叫她给摆在了台面儿上。朕翻看着她的日志,心中希嘘不宜,难道伊就是朕当初不顾一切去迷恋的那个风韵卓绝的河南爱卿么?
     
     
    “是她,应该是她,可能是我自己没能理解她的情怀吧?”我这样调侃着自己。
    李安的新片儿拍的再傻B还是会有华人为他叫好,因为fans们的爱一直都是盲目的啊。
     
     
    我承认我自己有时候会想起那时的情景,我打开电脑,登录MSN,等着内四个英文字母出现,我听伊诉说她一天的见闻,然后装作很凑巧对这事儿也略知一二。说道兴起处,我们都拿起了手中的电话,互诉衷肠。每天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与伊生活在一起,可是直到熄了灯,放下电话,盖上被子,才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

     
    即便她说这是爱情,你也不能毫无准备地跳进她的河流。教训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唯一能给我留下的有价值的东西。

     
    即便是吸取了教训类似的情况也难免会发生,同样的动人,同样的智慧,同样的文艺也是同样的相互迷恋,她们也同样会在某个时段内短暂地抽离出我的视线。不同的是我不再有漫长的焦躁不安和胡思乱想,因为我知道我还要有自己的生活。而我所经历的一切沉迷与无法自拔,回头来看,也只能算是一次小规模的荡气回肠。
  • 2010-11-28

    zzzzzzzz

    学校的日程安排终于调整完了,2月初才放假。去北京的DAF之行好象要流产,我说大夫你在哪儿?我正等着妙手回春呢!
     
    不过晚开学也不错,三八妇女节在家过了,这是沈城妇女的一个福分啊......
     
     
    我忽然难受起来,十万吨失落在心里波涛汹涌。
     
     
     
     
     
  • 刚开始听说要看墨攻的时候还眉头紧锁来着,不怎么爱看内刘德华,后来一想自己都半年没去过电影院了,别说是刘德华的的了,刘晓庆我也得去!
     
    电影凑合,剧情好像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讲几个人,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背景下不同程度的犯混的那么一个事儿。只是内黑人一出场我就有点儿蒙了,不春秋时候的事儿么?怎么忽然改星球大战了?那不是内什么什么大师么?后来内黑人和墨家的华仔走的很近,我茅塞恍然顿开,原来是近墨者黑。。。

    范冰冰依然本色出演,扮演一个被爱国主义思想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贱人,华仔没来的时候,一天天的女扮男装,摆明了一副‘变态中,请勿打扰’的面孔。华仔一出来,她就再也没怎么好好地穿过衣服。最烦躁的是,明明是俩草帽,非逼人家承认这是鞋
    华仔演技还是没怎么发挥,毕竟从影20余年,连一部需要他发挥演技的电影也没遇到,他也挺可怜的,《无极》请他去好了,那儿挺需要演技的!

    王志文牛B依旧,他真是中国少有的演技派了,能跟他有一拼的也就陈道明了,一直觉得他俩应该拍一中国版《断臂山》。。。
     
    电影看完了得一教训,俩老爷们儿打交道,怎么都行,可千万别他妈惺惺相惜!

    最后感谢热情提供电影票的小C同学,并祝她早日内什么成功。。。。。。
     
  • 2010-11-23

    .

     
    I'm waiting
     
    爱慕未停.........